- N +

花有千朵只等你来

导读 : 人间四月芳菲尽。伊犁河畔,此时却正是鲜花满地的时候,我的身旁开满了如袖珍版向日葵的天人菊、金黄色的金鸡菊、淡紫色的香雪球、淡蓝色的宿根亚麻、黄色的黄花草木犀,小叶锦鸡儿已经在结籽了。沿着木栈道前行,还有喉部有着美丽斑纹的... [...]


花有千朵只等你来


人间四月芳菲尽。伊犁河畔,此时却正是鲜花满地的时候,我的身旁开满了如袖珍版向日葵的天人菊、金黄色的金鸡菊、淡紫色的香雪球、淡蓝色的宿根亚麻、黄色的黄花草木犀,小叶锦鸡儿已经在结籽了。沿着木栈道前行,还有喉部有着美丽斑纹的石竹,像从雾里走来的异国少女。幸运的话,还会遇到蓝花矢车菊、糖果色的糖芥、粉色的野豌豆,快开败的疏花蔷薇和苦豆子则四处皆是。

罗布麻

罗布麻花也随处可见,第一次觉得这种细碎的粉色花朵有着别样的美。

六月的河畔,四处都是大地的馈赠。蝴蝶在采撷,我也在撷取。我总认为拍植物最美的样子是对植物的责任。尽管,它们并不在乎这一点。

看过罗布麻的花儿 如何舍得饮它

多花柽柳

第一次见到罗布麻的粉色小花,是在两个星期前。去梧桐丽景看过暴马丁香后,顺着西环路回家,突然在河岸边看到一株孤零零地夹杂在野草中的罗布麻。

看到它的第一眼,我完全不敢相信,这种喉部有着粉紫色条纹的花儿竟然是属于罗布麻的。因为,去年9月底,我曾在伊犁河畔见到过罗布麻的蓇葖果。罗布麻的长角形的蓇葖果成熟后会开裂,露出一粒粒顶端有一簇白色绢质种毛的种子,看上去像一根杂乱的白色羽毛。从蓇葖果给我留下的印象中,罗布麻的花儿大概也极其普通。这一次,它却完全颠覆了我心中的图画。

黑心金光菊

罗布麻的花为浅浅的粉红色,卷曲的花瓣用力地向后伸展,甚至用力过猛反卷了起来。看起来,像一个精致的果盘。最奇妙的是,它的花瓣上有着数道粉紫色的条纹,像人工印染的艾德莱斯绸的花纹。当它们在河畔的微风中摇动时,便如多情的少女在旋转飞舞。

记得第一次将罗布麻的花儿发到朋友圈时,有朋友说,成片的罗布麻开花时,有误入薰衣草园的感觉。在伊犁河畔,却没有看到过大片的罗布麻,偶尔会有一小片,纵然如此,心满意足的我已不敢再贪念更多了。

一直以来,我觉得罗布麻只生长在南疆。产生这种错觉,大概也是因为关于罗布麻的记述多与罗布人有关。

据《西域水道记》《西域风闻录》记载,“野生罗布人用胡杨做舟,曲木为罐,劈梭梭为柴,插芦苇为室,织野麻为衣,取罗布叶、花代茶饮已有千年之久。”

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在《走向罗布泊》中这样记载罗布人:罗布泊居民的衣服是自己用罗布麻织的粗布做成的,裤子和上衣都用这种布……一到冬天,他们用罗布麻粗布和野鸭皮缝在一起御寒……此外,罗布泊和塔里木河下游的居民都会烧烤罗布麻的根来吃。新郎在举行婚礼前,小伙子家还要带上小船、渔网、捕野鸭的圈套、干鱼、鱼油、罗布麻线等物作为聘礼送给姑娘家。”

罗布麻为众人所熟知,却是因为罗布麻茶。因为,新疆尉犁县罗布村寨中多百岁老人,而他们如此长寿正是长期饮用罗布麻茶。如今,这种茶叶被当作新疆的特产茶叶大量销售,在许多新疆特产店里,都可以看到。

可是,我在伊犁河畔见过它们无数次,却从来不曾想过摘一些叶子,体验它们的神奇功效。不!我从不想用它们来修补自己的身体。我只愿它们在河畔盛开、凋谢、结果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相比身体的医治,我倒更愿意用它们来抚慰心灵。

每一朵蓝花矢车菊 都是一块蓝色水晶

在河畔,粉色的还有多花柽柳。柽柳科起源于第三纪,十分古老。柽柳科共有3属约110种,其中最大的柽柳属就有约90种。伊犁产共有7种,常见的为多花柽柳和多枝柽柳。我们通常所说的红柳,就是多枝柽柳。

多枝柽柳的花期已过,却正值多花柽柳的花期,远远望去,如粉色云霞。这是它们最光彩夺目的时刻。

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,小叶锦鸡儿的花已落尽,正结着荚果,嫩绿可爱。

蓝花矢车菊

如蓝色水晶的蓝花矢车菊,有着最精致和繁复的花儿。特别是当刚刚看过疏花蔷薇后,你几乎无法想象,它们是同一个造物主的作品。如果说,疏花蔷薇是造物主信手拈来,蓝花矢车菊则是殚精竭虑的艺术品,你已经无法要求,它再做得更多了。

二色金光菊

菊科约有1000属、25000至30000种,是双子叶植物的第一大科。一个人,大概穷其一生,也无法把它们全部看过一遍。如此多的菊科植物,辨识起来也十分有难度。仅在伊犁河畔,就有金鸡菊、天人菊、二色金光菊、黑心金光菊、蓝花矢车菊等数种,而金鸡菊、天人菊、二色金光菊、黑心金光菊均为舌状花,与向日葵相似。其实,这倒也不奇怪,因为它们都同为菊科向日葵属,只是不同种而已。与向日葵血缘最为亲近的是菊芋,也就是洋姜,它们同为向日葵属。

光白英

光白英则来自另一个大家族——茄科。这个家族有许多我们熟悉的植物,如马铃薯、辣椒、茄子、番茄、枸杞等。在伊犁河畔,光白英并不常见,幸而,它们正在花期,紫色的花儿在一片绿色中十分显眼。光白英的花梗细长,因而,紫色的花朵均是倒悬。这样的安排却极为巧妙,因为卷曲的5枚花瓣恰如铜铃,突出的花柱如铃内铁珠,只待风起铃响。(文/摄影 记者卢钟)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2018全国双创周,9日将于成都主会场、全国各地分会场同步启动
下一篇:刘慈欣称不喜欢漫威电影:都是标准流水线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