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我为边疆献青春

导读 : 19岁支边来到新疆,如今,周振岐已77岁,他将自己的大半生都奉献给了新疆,也将自己的生命与这片土地融在一起。周振岐在写字。1959年,新疆教育厅到湖北招生。湖北省动员应届毕业生、高中生及少量代课教师支边。这时,周振岐还只... [...]


我为边疆献青春


19岁支边来到新疆,如今,周振岐已77岁,他将自己的大半生都奉献给了新疆,也将自己的生命与这片土地融在一起。

周振岐在写字。

1959年,新疆教育厅到湖北招生。湖北省动员应届毕业生、高中生及少量代课教师支边。这时,周振岐还只是一名初三学生。“全部只招200人,一个学校只有几个名额,我所在的黄冈县三中只有3个名额。学校召开了动员会后,很多学生都写了申请书。”周振岐说。

这时的他,对于新疆几乎一无所知。“只是从课本上知道有新疆这个地方,偏远又荒凉。”

周振岐和许多同学们一样,也写了申请书。“因为名额很少,报名的要求很高,政治要过关,在学校的表现和学习成绩也相当重要,最后还要进行体检,不合格的都会被淘汰。我的成绩很好,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、团支部书记,走的时候,班主任还很舍不得。”周振岐说。

作为家里的独子,他也没有和父母商量。只是临行前一天回了一趟家,因为第二天就要出发,下午又匆匆赶回了学校。

出发前,去新疆各地州的名单已经定好,周振岐和同校的两名同学分配到了伊犁。“因为大家对新疆都不了解,分到哪里,也没有人在乎。”周振岐说。

第一次了解伊犁,是到达新疆的第一站——哈密以后。

“1960年1月,坐火车到哈密后,当地人看到我们都穿着统一的服装,很好奇,问我,‘你们从哪来?’我说,‘从湖北来。’又问,‘到哪去?’我说,‘去伊犁。’问我的人说,‘伊犁好呀,那是新疆最好的地方!’其实到底好不好,当时我根本不在乎,反而还担心分到城市里,不能去最艰苦、也是祖国最需要的地方。”

因新疆急需教育人才,到达伊犁后不久,分配到伊犁的38个人在伊犁第二师范学校被编成一个短训班。初来新疆,很多人都极不适应这里的饮食,周振岐却很习惯。“在老家天天吃米饭,在伊犁吃的是馒头和馕,反而觉得很新鲜。”

然而,顿顿有馕吃的好日子并不长。周振岐来到伊犁后不久,就赶上了三年困难时期,粮食短缺,“一个星期能吃一次馕就不错了。”周振岐说。

短训班只有半年的时间。毕业后,大多数学生分配到了伊宁市的各个学校,周振岐被分配到了特克斯县汉回小学。三年后,因阔克铁热克柯尔克孜族乡小学缺少汉语老师,他又来到这里担任教师。“教室和宿舍都是木头盖的。”他说。

阔克铁热克柯尔克孜族乡一大队也有不少孩子需要上学,但到阔克铁热克柯尔克孜族乡小学需要渡河,很不安全。周振岐来到阔克铁热克柯尔克孜族乡小学不久,学校在一大队成立了一个教学点。由周振岐担任教师。“上午在小学教学,下午去教学点上课。”

去教学点上课,每天都要渡两次河。“主流上有桥,但过河还要渡过很多支流。河水虽然不算深,但也到大腿根了。冬天河水结冰后,可以踩着冰过河,其他季节,只能蹚水过去。河水是从山上流下来的雪水,夏天也冰冷刺骨。”周振岐说。

当地的牧民过河时,可以骑马,周振岐只能光脚涉水。“过河前,先脱了鞋袜,再把裤腿卷起来。等过了河,再把鞋袜穿上。”周振岐说。

这一蹚,就是四年多,直到1969年,因妻子在特克斯县马场工作,离周振岐所在的学校很远。周振岐这才申请调到喀拉达拉乡小学。这四年,因为经常渡河,周振岐落下了老寒腿的毛病。

后来,周振岐虽然也从事过不少工作,但从来没有离开特克斯县,而且其中二十三年的时间都在乡镇工作。“最有意思的是,最初在学校工作,转了一大圈,最后是在教育局退休。”周振岐说。

周振岐也当过官,但无论是任乡党委书记,还是县教育局负责人,他一直坚持一个原则:不陪宴、不吃请、不收礼、不行贿。有客人要接待,他把人家带到食堂,安排好了以后他就走。“家里的饭香,吃着心里踏实。”他说。

他还有着湖北人的倔脾气,不会阿谀奉承,更不会跑官要官,直到退休,他也只是个芝麻官。为此,有人甚至挖苦他:“周振岐,你不抽烟不喝酒,不会玩牌打麻将,也不会走关系,你应该去出家才对。”

可他,从来也不后悔,“没做过亏心事,换来是今天能睡安稳觉,不怕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。”

在客厅的墙上,是一位好友送给周振岐的一幅书法作品,上面写道“澹泊明志”。这四个字,是对这位老人的评语,也是他一生的写照。(文/摄影  记者卢钟)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亚洲网民众多 但缘何培养不出一个Google?
下一篇:深圳原创力丨158家企业优中择优,深圳“创新十强”花落谁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