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孔淑瑞:75岁的翻译家

导读 : 在锡伯族的社会交际、文化教育等事业的发展过程中,语言翻译曾经起到过极其重要的纽带和桥梁作用。特别是西迁至伊犁后,锡伯族人充分利用翻译这一手段,积极吸纳一切有利于自己的外来文化,以充实和发展本民族的传统文化,并将本民族文化... [...]


孔淑瑞:75岁的翻译家


在锡伯族的社会交际、文化教育等事业的发展过程中,语言翻译曾经起到过极其重要的纽带和桥梁作用。特别是西迁至伊犁后,锡伯族人充分利用翻译这一手段,积极吸纳一切有利于自己的外来文化,以充实和发展本民族的传统文化,并将本民族文化中的精髓译介给外部世界,由此带来宗教、信仰、观念等方面的一系列变化,促使本民族整体素质和文化知识水平得到普遍提高。

今年75岁的孔淑瑞,就是一名出色的锡伯族翻译家。退休前,孔淑瑞是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第一中学的语文老师。2013年,应新疆人民出版社锡伯文编辑室主任郭德兴的邀请,她开始翻译“东风工程”民文译制项目书籍。迄今为止,她已将《白鹿原(上)》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集短篇小说精品选》《回家》《一半是火焰、一半是海水》《大清锡伯营》《一本书读懂中国史》等十几部书籍翻译成锡伯文,共计400多万字。目前,她正在翻译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的《导盲犬迪克》。

两三个月翻译五十万字

尽管不是一名专业的翻译家,而且已年过七旬,但孔淑瑞翻译的速度却十分惊人。一本五十万字的小说,她只需要两三个月,九十多万字的《大清锡伯营》,她也只用了不到四个月的时间。孔淑瑞在翻译时都是手写,再请人录入电脑。在录入电脑的过程中,因为录入人员的锡伯文没有孔淑瑞那么精通,常常会出现错误,孔淑瑞不得不再仔细校对,这花费了她许多时间。

能够从事翻译工作,必须精通两种语言。因为从小就一直学习锡伯语,小学二年级开始学习汉语,在工作中,又长期担任语文教师,孔淑瑞的汉语和锡伯语水平都很高。

2005年,孔淑瑞应新疆教育出版社锡伯文编辑室的邀请编写过小学教材;2015年,她又一次受到新疆教育出版社的邀请,编写小学六年级锡伯文教材(上下)册。在此期间,她为察布查尔县举办的锡伯文速成培训班编写了《锡伯文速成课本》初、中、高级教材。

2014年,察布查尔县锡伯(满)语翻译研究中心成立后,孔淑瑞和其他30多位锡伯语专家,还被聘请至锡伯(满)语翻译研究中心,从事《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》的翻译工作。

档案的翻译工作显然比翻译小说困难许多,但也正是经过这样的磨炼,让她在从事小说的翻译工作中,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。“就是年纪大了,坐的时间久了,两腿就会发麻。”

为此,她干脆买了一张小矮桌,坐在地上的凉席上工作。

传承锡伯语言文字比什么都重要

在翻译过程中,孔淑瑞会特意将原著中的语言译成锡伯语特有的一些用语或俏皮话。她认为,文学翻译不仅仅是机械地将作品进行语言转换,而是通过译者的艺术加工,使之更符合本民族的阅读习惯和语言特点。

察布查尔县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,特殊的生活环境使得许多锡伯族人大多会说多种语言,因此,锡伯族历来有“天才翻译家”的美誉。但这个美誉已几乎成为历史,因为现在的大多数锡伯族年轻人,别说是多种语言,连锡伯语可能也说不了几句。“从事锡伯语翻译工作,只是会说、会读、会写还远远不够,还要掌握大量的词汇。”孔淑瑞说。

从小喜欢读书的孔淑瑞其实还有一个愿望想实现,就是创作自己的作品,“一直忙着翻译别人的作品,反而没有时间写自己的作品了。”她说。

的确没有时间。因为在她看来,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自己来完成,就是传承锡伯语言文字。这些年,尽管早已退休,孔淑瑞一直没有停止过锡伯语的教学工作,昔日的学生们,每次遇到锡伯语的疑难问题时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向孔淑瑞请教。

为了能够及时回答,孔淑瑞还学会了使用微信。她说,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毕生所学知识都传授给自己的学生,为传承和弘扬锡伯语言文字尽绵薄之力。 (首席记者卢钟)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根据产业研究,中国有700多家区块链企业
下一篇:首个国家级5G新媒体平台开建